正文 首页电影剧情

我的青春我的梦分集剧情介绍(1-25集)(5)_分集剧情网

jiajiahui888
我的青春我的梦分集剧情介绍第9集
乌力吉通知高扬到旗里参加医务人员培训班,大家赶紧凑了点营养品让他带给在旗里看病的老包。
老包和陪伴他看病的吴一鸣在旗里巧遇匆匆从北京跑到草原来找女儿的叶红的母亲,便知道其中有难以言状的原委,当即决定把她护送到东林大队刚刚上任的队长莫日根家,熊母受到了正直的莫日根和他女儿萨日娜的热情接待,老包让吴一鸣找来叶红,并嘱咐他: 此事,你知,我知,他知! 在医院的培训班上,苏月见到高扬格外高兴,他们一起谈起了王晶晶的事,苏月含蓄地流露出对高扬的好感。高扬却很关心她的姐姐苏明,苏月表示她的姐姐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两人因此话不投机。
私自跑到草原去的老包挨了何医生的好一顿批评,何担心他的病情加重。 高扬来看老包,老包十分高兴。
王晶晶病倒了,高飞为她冲了一杯奶粉,但她见了就吐。何队长发现,怀疑害了娃,追问高飞是否干了蠢事?高飞有口难辨。好心的何队长为遮人耳目让田虎开拖拉机送王晶晶到邻县阿旗去看病,并把他们介绍给在那里当医生的表姐──何大夫。
杜远方在半路上截住步行回去的赵铁力,并为他掏了车票钱,但赵并不领情。
在旗医院,高扬和高飞一对兄弟在老包和妇科病房之间演出了一场误会的悲喜剧。王晶晶在医院意外地遇到高扬和苏月,羞辱之下到药房偷了一瓶安眠药逃离医院。
等高飞追回村里时,王晶晶喝安眠药自杀了。
我的青春我的梦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
一个赤脚医生用灌肠把王晶晶救活。耿直的门德将高飞挤在了墙角,要高飞负责。
心地善良的路畅等用人格发誓一辈子保密,以换取王晶晶活下去的勇气。 高飞也表示,如果王晶晶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他可以承认自己是他的爸爸,王晶晶深受感动。
老包被转院去北京,但他放心不下伊林公社一些棘手的事情,决定处理完后再去北京。于是他们又背着何大夫回到草原。
赵铁力收到家书,才知道杜远方已经以他的名誉给病重的奶奶寄了两回钱,为此,他懊悔万分。为了赎回自己的过错,他将书如数地放回每个人的铺位上。张解放吃惊偷书者竟是自己的好朋友赵铁力,赵铁力羞愧难当。
团部突然来电话,要二连的拓荒规模向牧区地界扩充3公里。杜远方急了,在电话里提出异议,但无济于事。清晨,处于地界蒙古包外,熊母正在和莫日根父女学习挤牛奶,大花牛是父女俩最珍爱的女牛。
突然他们发现十几辆拖拉机挂着 开拓草原,向大地要粮 的标语、红旗浩浩荡荡撞开木桩,向牧区草场破土驶来。莫日根飞身上马,冲到赵铁力和 白干儿 拖拉机前阻止,但无济于事。
聪明的萨日娜见状,打开牛圈,放出数十头牛,向一排排拖拉机队伍前横冲直撞,然后转身骑马去向在西林大队方向去求援。
莫日根又跑到张解放和苏明的拖拉机前,指着要吃草的牛群用夹杂的蒙语调的汉话跪着央求,张解放有些手软。
白干儿 起哄,要 用铁牛换肉牛呀! 莫日根拼命地用身体挡住依旧前行的车轮。张解放本能地煞住车,苏明赶紧跳下车,欲扶起莫日根。几个兵团战士围过来,指责莫日根公开破坏拓荒大生产。乌力吉带着哈图等牧民们声援来了,逆反心理使 白干儿 反而加大马力。
哈图急了,带头躺到前行的拖拉机前。叶红等牧区的知青也都来了,他们和牧民们站在一起与对方激烈地争了起来。好不容易见到哥哥的张援朝毫不留情地指责张解放。 白干儿 高喊着口号,硬要冲过去。千均一发,老包和杜远方赶来,在他们的开导下,平息了这场风波。
杜远方望着被犁开的一垄垄绿草地,不由地皱起眉头,陷入深思。他命令拖拉机后退3公里,牧区的知青们欢呼起来。
老包为双方和好,特邀请兵团战士来年在这个地方的草场参加他们的赛马会。老包的话如春风细雨般,把刚刚的火药味儿冲得一干二净,豪爽的乌力吉和莫日根赶紧叫哈图等杀羊热情款待兵团知青,年轻人顿时都欢呼起来,馋得赵铁力直流口水,拉住莫日根一个劲儿道歉。
好不容易聚集在一起的知青们出谜语、演节目、大唱歌曲,向往着美好的未来,无不激动万分。大家载歌载舞。叶红大方地邀请了茫然的吴一鸣。 这时,善长歌舞的牧民们忍耐不住,在巴特尔的带领下也跳起了粗犷的蒙古族,叶红的目光一直跟随和欣赏着巴特尔雄健的舞姿,渐渐地知青们转向牧民学跳蒙古族舞蹈,一时间,草原上充满了欢歌笑语。双方皆大欢喜, 白干儿 还从哈图那里得到了一塑料卡的马奶酒。
火热的氛围包围着苏明,使她忘记了自己的遭遇和不愉快。年轻人的心象一团火,说着就着。她全身心地和大家一起歌舞,那柔软的身姿,韵味的舞姿,深深感染了张解放,他悄然躲在一旁看得如痴如醉。
这时,在兵团团部,老包和乌力吉代表伊林公社与兵团谈判,他拿出几年前的荒地归属东林大队的文件,但对方不承认。老包以情动人,向他们讲述东林大队的牧民大部分是几年前从300里外的荒漠迁徙过来的,他们的家乡原在水草丰美的阿尔盖流域,正因为长期开垦土地才造成大面积土地干旱、沙化,后来,一场无情的大火把仅剩的一小块草场烧尽,牧民们是不得已背井离乡的。是他们的努力,这几年又把东林这片荒地保护成了肥沃的草场,老包说,他不希望阿尔盖的悲剧在这个地方重演。杜远方对老包很是钦佩。贾政委却批评杜远方本本主义,朱连长则讽刺他是臭老九,指责他胳膊肘往外拐。杨团长为难,他说自己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并批评老包想保住草场是纵容游牧民族的旧观念,不相信机械化的优越性。
相持不下,老包却幽默地提出,让他的白龙马和吉普车赛跑,谁赢了,就听谁的,让众人一怔。 分集剧情介绍: